欢迎访问石嘴山养老网 收藏
欢迎, 注册 服务组织入口 |

养老院排队100年:中国老人正在诠释什么叫老无所依

来源:搜狐 时间:2019-01-28 09:46:47 作者:暂无 浏览量:

 

        老人到了一定的年龄,需要有人在身边看护照料,但老人往往排斥在养老院养老。在家里养老,三代人之间又容易产生摩擦,引发一系列的家庭矛盾。就算老人接受在养老院养老,条件比较好的公立养老院又是“一床难求”.

 

        其实,很多时候有钱人不必考虑赡养父母的难题,可以请十几人甚至更多人来照顾老人,连眉头都不必皱一下;赤贫的人也不必考虑,他们没有多余的选择。只有处于中间阶层的人,会反复挣扎。等电梯的时候,尤先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还有四分钟,上午是部门新领导第一次开会,不能迟到。

 

        这时候,电话响了,是照顾住院父亲的护工。“大夫说让你马上过来一趟,可能要进ICU。昨天又叫了一晚上,不吃不喝不睡。大夫还说已经欠费了,今天必须交上。”简短的三句话,句句戳心。

 

        挂了电话,尤先生走进电梯,心里盘算着开完会怎么跟领导请假。新来的领导对人事方面有不少新想法,而两周内他已经请了三次假。进ICU的话可能一天都回不来,明天就要跟客户谈方案,今晚必须连夜加班了。

 

        上次父亲进ICU,一周费用将近五万,这次更严重,可能要准备更多钱,还要加上请护工的支出。他在心里默默把所有的股票、基金、存款算了个遍。20万,这是他目前能拿出的全部现金。

 

        人到中年,职位中层,虽然已经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,但将近40岁的他,还是把眉头皱了起来。除了担心三天不吃不喝只靠营养液维持的父亲,还有很多事需要他操心,脑子已经被填满了。

 

        “突然会有一些时候,觉得自己良心过不去,首先想到的不是老爷子难不难受,痛不痛苦,而是时间和钱。但是没办法,如果我抛开一切,守在我爸身边,没有收入支撑他的治疗,他可能早没了。”尤先生说。

  

“很多时候恨不得分出十个身子”

  

        一年前,尤先生的父亲诊断出肺癌,开始了漫长的放疗、化疗、出院、定期检查、复发、住院的过程。刚开始,尤先生请长假短假,事毕亲为。母亲走得早,他不想让自己将来后悔。

 

        仅仅一个月之后,他的孝顺梦就被现实打醒了。

 

        尤先生在一家狼虎丛生的外企工作。在照顾父亲的一个月期间,自己负责的重要项目被同事接手了,上级似乎也有点不满,再这样下去,自己的位置就会被人取代。

 

        辛苦奋斗四年,加了无数班,喝吐了无数次才得到的项目主管位置,可能会保不住。而父亲的病,自己的家,孩子上学、辅导班,每月近两万房贷,都需要这份收入。

 

        筋疲力尽之后,他决定像同病房的其他人那样,请一个护工。

 

        按照深圳的行情,每天240元。但是这次父亲的病情加重,护工要求加价至280元一天,他答应了。因为护工的工作量的确很大,白天晚上都休息不好,还要不停给父亲擦身子以防褥疮。尤先生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 

        父亲没有养老保险,也没有商业保险,从生病到现在已经花去将近五十万。

 

        “刚开始离开医院去上班的时候,我爸在病床上看着我,说‘没事别过来了,有事让护工给你打电话’,我开车哭了一路。现在我有空还是会去看他,但是每次走的时候,都像在做一件很坏的事,真恨不得分出十个身子。”他说。

 

        像他这样每年有40多万进账的人,在外人看来理应光鲜从容,与“狼狈”完全沾不上边。然而,“狼狈”恰恰是他形容目前自己的词。现在,他连叫外卖都要掂量一下价格。以前能帮他接孩子,做做饭的父亲,现在躺在病床上要人照顾。

 

        好像突然有一天,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身上。不仅如此,他还要不断衡量他对父亲所做的一切,是不是对得起父亲对他的付出,并且在这两者的差距中反复煎熬。

  

孝顺是个奢侈品

 

        护工李阿姨回到13平方米的出租屋里收拾东西,她要跟着准备出院的王阿婆回家。

 

        “除了我以外,还有一个护工,这老太的儿子雇了我们两个人照顾她,其实护理起来不难,就是走路不方便而已。她儿子跟我们说,主要的任务就是陪着老太太打麻将,说是特别爱玩。”

 

        每天260元,一个月7800,活儿少钱多,李阿姨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 

        “这家儿子很孝顺的,什么都要买最好的,吃也要最好的,老太太一个人的生活费每个月大概都要差不多2万。人家说了,只要妈高兴,多花点钱算什么。”她撇撇嘴,“老太太命真好,有这么孝顺的儿子。”

 

        这样的孝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绝对是奢侈品。

 

        一个背负房贷,每年收入40万的家庭,日常支出大概要需要24万。子女的教育方面,按照市场价格,一个英语辅导班的开销是每年2万左右,每个孩子至少两个课外辅导班,再加上其他费用,粗略计算至少5万。

 

        这还不包括夫妻两个人各自社交需要和购买大件物品的支出。李阿姨照顾的老人,一年支出至少需要24万,这远远超出了一般中等收入家庭的承受能力。

 

        步入晚年的父母,一旦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大多数的子女就会进入继抚养子女外的另一个困境——赡养上一辈的焦虑期。

 

        方先生至今仍坚信,自己在父母养老问题上颇具前瞻性。在自己三十二岁的时候,他先后给自己的父母和岳父岳母在自己家周围买了两套80平米的房子,位于北京四环和五环之间,按照几年前的价格,每平米两万出头,每家一百多万,三家人凑,再加上贷款,并不是非常困难。

 

        “我是八零年的,我们这一代人很多是独生子女,4-2-1的家庭模式非常普遍。如果一方或双方老人有什么问题,既要保证照顾,又不能全住在一起,我这种方法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”在他的带动下,身边很多的朋友都开始考虑借鉴他的做法。

 

        但这种做法的难度已经上升了许多,按照目前一线城市的房价,想在四环和五环之间临近买两套房子,首先房源不太容易找到,其次,现在的房价已经比几年前翻了3倍。方得意当时买房子的小区,现在已经超过5万元一平方米。

 

        吴先生没有这么幸运,父亲脑血栓后,他把父亲接到自己的家,雇了保姆照顾。妻子也是上班族,孩子刚上小学,对孩子教育的焦虑,需要付出的资金和精力,对于一个普通的工薪族家庭尚且不易,更不要说三代同堂,老人还患病。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家庭矛盾……

 

        “全家人都非常压抑、烦躁,原来孝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他说。

 

找一个好保姆比找个媳妇难

 

        保姆也是问题,而且是仅次于房子的大问题。如果房子能用钱来解决,保姆则不仅需要钱。

 

        夫妻双方都要工作,一旦老人生活不能自理,保姆就是必备装备。

 

        “每个家政公司都说自己的保姆专业有经验,但往往不是那么回事。找一个好保姆比找个媳妇难。孩子出生后找月嫂时我就体会到了,现在又来一遍,甚至更难。照顾婴儿可能只是体力上辛苦,照顾老人可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

        范女士的母亲半年前被一辆汽车撞,导致多处骨折,做了两次手术,已经换了四五个保姆了,都没能做够一个月。

 

        “在我妈看来,这些阿姨不是干活儿不干净,就是懒,要么就是总是吃家里东西,总之没一个让她满意的。”她摇头,换了几个以后,她决定自己上网找。

 

        登录一家大型网站,输入服务内容,保姆类型,经验要求后,范莉发现一排字,在24小时内已有268人成功预约了保姆。“原来这么多人家里都有类似我妈这样的老人,需要保姆照顾。”

 

        她看到一组数字,2016年从事家政行业的人员超过2000万,全国家政服务业营业收入3500亿元,比去年增加了26%。

 

        费用也不是开玩笑。

 

        按照现在的行情,如果老人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管吃管住,大概一个月要4500至5000元不等,如果大小便都不能独立完成,还需要加价五百元左右。每家中介的中介费则在4000元上下。

 

        “上有老下有小,正在用钱的时候,这不是一笔小数目。”但范莉现在已经顾不得钱,只要能找到合适的保姆,解决燃眉之急,让她不必再因这事每天烦心,她就烧高香了。

 

        “每天因为家里的事,工作都没办法安心,这些领导都是能看在眼里的,时间长了自然就会被边缘化,升职加薪基本上就没你事了。”她语气中带着无奈和焦急。

  

养老院也是分阶级的

 

        犹豫了好多天,吴先生还是试着跟父亲说了去养老院的事。

 

        “最近一段时间,他开始大小便失禁。家里还不到80平方米,加上保姆五口人。房子是买不起了,如果在附近租,我又怕只有保姆和他,更不放心。还不如去一家养老院,有专业点的照顾,还有老人作伴。”他说。

 

        当他说完后,父亲没吭声。

 

        “诶呀,眼圈红着,特别可怜。”说到这,吴所求也说不下去了,眼睛看向窗外。

 

        自从有了送父亲去养老院的想法,吴所求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。

 

        他时常想起小时候去海边,害怕地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,腿夹住父亲的身体;夏天的晚上,父亲会不时给他买个雪糕,在那个年代这是很奢侈的事……他一边想,一边默默流泪,枕巾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

 

        尽管没有最后决定,吴所求还是去打听了一下养老院的情况。

 

        他来到一所公立的养老院。这里价格便宜,条件好,护理相对有保障,但现在光排队的就有两千多名老人,每年只能安排入住不到一百人。一位老人如果从现在开始排队,得等到至少20年后才能入住。

 

        “如果两年后还没有排到,你到时候再联系我,看看情况,这种失能的情况我们会适当优先照顾,但不能保证,因为人太多了。”

 

        所有接触过养老院的人都知道,公立养老院的“门难进”,这是一个无奈的现实。

 

        吴先生拜访的这类区一级公立养老院,排队20多年的情况已属乐观。曾经有媒体报道称,全国标杆公立养老院——第一社会福利院,仅能提供1100张床位,排队登记的老人一度超过1万人。一位从事养老工作的业内人士对该媒体称,“1万多人排队,每年只能入住几十位,即使按100人算,也要等上100年。”

 

        “那种一个月两三千的不能考虑,条件设施不行,更不要说护理水平,我曾经去过一家,老人们就在一个小院子里坐着,吃饭时每个人拿个小盆,而且那些护理人员说话的口气很不耐烦。”

 

        有朋友给吴先生介绍了一家医养结合的老年病医院,以养老为主,也有医生护士,如果是深圳市本地户口可以走医保,但是最多只能覆盖一周到十天,报销上限是6500元左右,届时系统变会自动切换回养老模式。

 

        护士长介绍:包吃住,三人间,每个月8910,所有护理人员三班倒,负责所有老人,没有一对一服务。“如果想一对一,也可以自带护理人员,我们可以减2400元。”

 

        护士长说,在深圳,这算是中上水平。

 

        凡是在送不送养老院问题上煎熬的人,一旦决定把父母送养老院,都会挑能力范围内最好的选择,以让老人在没有家人陪伴的情况下过的舒服,也图自己的心安。

 

        虽然知道这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,但养老院的价格,还是比一般人想象的高。

 

        “给孩子都那么舍得花钱,老人辛苦了一辈子,不能在身边养老,还不找个条件好的养老院,我自己的日子能过下去吗?”

 

        郑先生看中了一家保险公司的养老社区,独门独户,整个社区分为独立生活区和护理区。独立区是给能够生活自理的老人准备的,具体的收费是,第一笔需要交20万的入门费,第二笔要根据一居室、小一室一厅、大一室一厅、两居室这四种不同的户型,分别交100万、150万、200万和300万的押金。月费是5000-17200元(不含餐费),以上都是按户收费。餐费是按人收取,每人每月1800元。

 

        护理区的月费会更高些,总计为16000-24000元/月不等。

 

        后来他听说还有外资的养老机构,也顺带打听了一下。这家外资机构总部在上海,北京也有。对入住的老人有一定的要求,要预先评估,比如有精神类疾病,认知障碍,或者严重失能的老人,一般不会接收。

 

        费用方面,能够自理的老人费用在12000元/月-15000元/月之间,需要护理的老人,按照护理级别的不同,每月的费用在15000元-25000元之间。

 

        “贵的地方,不光硬件好,软件也不错,更重要的是家境更接近,就更容易聊得来。”郑绸说。

 

        “一开始我也觉得送老人去养老院舍不得,自己心里也过不去。但是后来一想,跟老人一起住或者给老人买个房子在身边,白天也是他们自己在家,晚上我们回去也是各忙各的,还要给我们做饭,时间长了有了矛盾更不开心。这样我们把给他准备另一套房子的钱,用在养老院,条件又好,又有同龄人,想想也是不错的,我爸最后也同意。”

 

        他显得很轻松,好像解决了一件大事。

 

       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那样轻松。徐菲是一名脑外科医生,在医院见惯了生死别离,也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不易,拿不出钱的、没时间的。每天穿梭于手术台和病人之间的他,最长不间断手术记录是27个小时。

 

        即便如此,他绝不会送自己的父亲去养老院。“这是我的底线。每个人都不容易,只是不容易的方面不一样。条件好的人的烦恼,并不比条件不好的人少。如果用自己的困难作为借口,我说服不了自己。”

 

        方女士刚接到一个电话,“我们这儿一个老人的孩子,给我打电话特别高兴,说他母亲自从来了以后,心情开朗了很多,气色也好了。”

 

        二十多年前他在天津创办了一家养老机构,专门针对失能老人,后来还有了福利协会和公益基金等,他自己也是中国社会福利协会副会长。

 

        他说,对于家里有失能老人的这部分人来讲,很多问题是没有经历的人想象不到的。

 

        “刚才给我打电话的这个人,老母亲失去自理能力很多年,总是对着固定的人,心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,到后来变成了对子女的怨恨,而且这种怨恨越来越强烈,最终导致整个家庭的氛围很不好,老人更不高兴,恶性循环。

 

        “到了我们这以后,最起码有护士和护理的人员陪伴,每个老人每天要接触至少8个人,这8个人里总有他喜欢的人,这就是一种盼头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

        送不送养老院,送什么样的养老院,怎么开口说去养老院,丝毫不比我们为待下一代挑幼儿园和学校更轻松。

 

        赡养上一辈的过程一旦开始,每一个选择,都充满了无奈。父母对自己童年、少年乃至青年时期的付出,使子女们都希望能给父母一个更好的晚年。然而这些已经步入中年的子女们,受制于金钱与时间,往往既不能让父母享受最好的照顾,也不能长期陪伴父母左右。

 

        将父母送往养老院,或许是保障自己家庭和谐及生活舒适的最好选择。但除了金钱的压力外,情感上的羁绊也让子女们踌躇不已。面对抚养自己成人的父母,终究是不忍。

 

        但无论如何无奈,这个选择的时刻,总有一天会到来。

 

10年养老压力增三倍:延迟退休影响巨大中产养老难

 

        25年前18个人养1人;15年前10人养1人;2015年,3人养1人;2050年,1.3人养1人……中国人养老现实日益严峻。

 

        养老金问题再次成为关注焦点。5月底,人社部官方发布了《2014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,引发社会舆论广泛关注。

 

万亿“缺口”说争议

 

        “养老金有3.5万亿结存,为什么还有人说缺口?”45岁的李明岚对此疑惑不解。作为年龄最大的70后,她对养老金和延迟退体等一切事关自身利益的事件都极其关注,也不时对未来养老感到焦虑。

 

        上述疑虑代表了相当多70后、80后所面临的养老现实。而事实上,对养老金缺口的争议由来已久。早在2012年,时任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预测,2012年到2050年期间,养老金体系资金缺口约为39万亿元,该预测后被媒体广泛引用。

 

        2013年,时任社保基金理事长的戴相龙曾对媒体表示“我国养老金确有缺口。”

 

        他解释,一是转制成本和历史欠账,即1997年养老金制度改革为现有“统账结合”模式前,老一批退休工人没有缴纳养老金,占工资总额20%的统筹账户不足以支付他们的养老金,因此政府挪用了8%的个人账户用以支付这部分缺口。但根据十六大决议精神和国务院相关文件,养老金要把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分开,逐步做实个人账户。

 

        “这样的话,是存在缺口的。”

 

        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孙群义也表示,目前存在的缺口主要指养老金个人账户的“空账”、还有统筹账户收不抵支的“赤字”。

 

        而中国社科院发布的预测报告,结论更令人忧心。2014年底,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统账结合制度下的隐形债务为86.2万亿元。

 

10年养老压力增3倍

 

        中国的老龄化之迅速,远超大多数已进入老龄社会的发达国家。

 

        今年两会期间,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曾透露,目前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是3.04:1,也就是三个人养一个人,2020年将下降到2.94:1,2050年将下降到1.3:1。

 

        而在1990年,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为18:1;2000年,这一数字下降为10:1。

 

        在数量如此巨大的老龄人口压力下,“养老靠国家”恐怕没那么容易实现。

 

        目前大多数国家采用的“现收现付”制,即把年轻人交纳的养老保险交给领取社保的老人,被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讥为“最大的庞氏骗局”。

 

        也正是在此背景下,延迟退休被提上议程。

 

        记者从接近人社部的知情人士处获悉,延迟退休方案目前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中,年内有望完成初稿。人社部指出,延迟退休是保障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的一项重大政策。这项政策的提出,主要是针对目前我国法定退休年龄偏低的实际情况而提出。

 

        建国初期,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为40岁,然而,“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”显示现在人均预期寿命已达74.8岁。目前,中国职工退休年龄男60周岁、女干部55周岁、女工人50周岁。

 

        清华·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、人口学专家王丰认为:“中国的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,法定的退休年龄早就不能适应目前的老龄化速度。”但是,延迟退休决定一出,社会各界包括不同群体纷纷持有不同的看法和认识,民间普遍对延迟退休存在怨气。

 

       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褚福灵认为,“小步渐进”是延迟退休较好的方式,既与国际接轨,又能获得更多的认可和接受,对社会造成的震动更小。

 

延迟退休影响巨大

 

        目前看来,在延迟退休方案中,70后、80后将成为受影响最大的群体。

 

        按照尹蔚民的说法,方案有望2017年推出,推出至少5年之后渐进式实施,即2022年实施,之后每年按照几个月的速度递进增长退休时间。

 

        记者在渐进式延迟退休的基础上算了一笔时间账。假设递增时间为6个月,以55岁退休为标准,渐进式延迟退休针对的即是1967年出生以及1967年以后出生的人群。那么1967年出生人群将于55.5岁退休,1968年出生人群于56岁退休,1969年的人群于56.5岁退休,依次类推,1980年出生人群的退休年龄为62岁,1986年出生人群的退休年龄已达65岁。

 

        按照现有预测,法定退休年龄可能是65岁。

 

        这些被延迟退休的人员,以70后、80后为主力军,从社会结构看,大部分属于中产阶级,这部分人群所面临的养老压力,可谓空前。

 

        其实,养老从来都是一个复杂的问题。

 

        老人愿不愿意去养老院、中年人如何平衡父母在家养老与工作之间的关系、养老院资源紧缺等等问题,对每个家庭来说可能都难以平衡、难以抉择。

 

        在“我们赚钱的速度赶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“成为当代人的共同心声的今天,这些为人子女的中年人又受制于金钱与时间,可能既不能让父母享受最好的照顾,也不能长期陪伴父母左右。

 

        实际上,在养老这件事上,没人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。每个家庭的情况都千差万别,很难找到一个普适的方法。

 

        但在养老与生活之间寻求平衡的每个人心里也都明白:父母和自己的缘分,大概就只剩目送他/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了。

本文内容均属转载,不代表本站观点
收藏